2009-05-18 : 最近书单

最近读了的书 和将要读的书太多了 所以先写个书单 预告下读书笔记已经读了的:1.五号屠场2.二人证据3.小团圆(读了36页,实在读不下去,张爱玲不是我的调调)4.美国的迷惘5.慈禧列传6.古根海姆将要读的:1.崛起的4大国2.帝国沧桑3.追寻现代中国4.全球化及其不满5.美国大萧条——–我是我和谐 我骄傲的分割线——————————–昨天吃饭的时候被美芽指责写的东西越来越没内容了,所以痛下决心,在美剧休眠期,好好读书,天天向上。

2009-04-25 : 读书笔记 钱商

除了钱,要关心的还有很多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题记

    老倪推荐阿瑟黑利的小说系列已经很久了,不过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版本,新版本太贵而且翻译不够本土化;老版本买不到,图书馆的藏书又旧得发黄。一个雨后的下午,还是鼓足勇气把基本发黄的书借了回来。出人意料的,这次发黄的书没有书堆里的霉味,而是一种温暖的阳光的味道。大概,春天真的来了。

    阿瑟黑利的小说在豆瓣上被人tag成:商业小说、外国小说、职场经历。这三个tag里,前两个很靠谱,可是第三个有待商榷。高中地理老师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只是积累知识的一个方面,行动和实践则是硬币重要的另一面。不然,清华的校训也不会有“行胜于言”一说。

    《钱商》是关于银行的故事,但没有80年代《泥鸽靶》、《说谎者的扑克牌》之类投资银行里大宗交易、商场沉浮的大恩大怨,只是一个关于信贷选择、银行从业和金融欺诈方面的故事。在当今犯罪心理(Criminal Minds)、犯罪现场实录(CSI)等美剧横行的今天,小说里的故事有点老掉牙,而且不具有扣人心弦的情节。倒是,阿瑟黑利在故事中传达的一个观念我颇为赞赏:除了钱,我们需要关心的还有很多。

    当故事里的银行在决断未来的选择方向时,利润最大化的原则占了上风,而没有去考虑时下非常时髦的“社会责任”和“社会人角色”。就如文末的一句对白所说:“企业的稳定,货币的信用,股票的涨价,所有这些都是第一位的。人民【查了英文版之后,原文此处为people,个人认为译为“人”或者“人们”更合适】,特别是小人物,不重要的人物,则远远地丢在后面。”虽然我没有考察过阿瑟黑利对于这个问题在其他地点的探讨,但是从小说结局很容易推断作者在这个问题上的取向——跨国公司破产,贷款无法收回,应带对贷款负责任的副行长跳楼自杀。这就是作者认为不尊重人民意志和社会责任的代价。

    企业社会责任问题是去年研究的问题,之后没有继续下去的原因多种多样,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就是:在当前中国,社会责任就和中国人的素质一样——急切需要提高,但是没有人肯站出来做第一个。当然,也有另一个原因是,在中国当前的情势下,到底什么才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是赚钱还是社会公益?

    支持社会责任就是赚钱的人认为,企业获取利润,然后纳税,已经是尽了自己的责任,剩下的该由政府将税款进行合理分配,运用到社会建设中去。支持社会责任应当包括对政府、对社区、对股东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责任的人则不然,认为企业也是“人”,需要对社会付出除了赚钱纳税之外的责任,比如保护环境、促进社区发展、促进科技进步、防止腐败等等。

    个人认为,第一种观点很实用,真正操作起来也简单易行,因为目标单一;第二种观点很实在,长远取向,但是目标的多样化可能导致最后一个目标都无法达成。每种观点有利有弊,这是人类现有知识水平和大脑思考功能有限的情况下造成的问题,所谓硬币的两面。过去认为“取舍”能够帮助人们决策在一段时间选择什么目标来达成,平移到企业上,亦如此。可是,当一代又一代企业家、职业经理人关注的只是利润和与利润挂钩的业绩薪酬时,这种不同目标的平衡就很难达成了。

    在此,没有批判的意思,只是陈述一个研究后的事实和小说读后感。存在即合理,一种现象的产生和出现必然有其深层次的原因和合理性。但是,合理并不代表是可持续的。正如,阿瑟黑利在小说结局中安排了跨国公司是一个具有黑社会倾向和诈骗性质的团伙,并最终导致了副行长自杀的情节。在这一点上,阿瑟黑利是乐观的,或许他也相信一报还一报,总有一天,不可持续的、有偏的行为会导致整个体系的崩溃。我希望我也有这样的乐观。

    想起了中国的一句古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粘到题记的位置,作为本文的注解。除了钱,我们在生活、工作中要关心的事情很多。想到大三人力资源课上易老师说的三条曲线:婚姻-家庭、工作-事业、收入-财富。只是在我们毕业工作以后,还有多少人会记得,或者在意这三条曲线的共同进步和协调发展。很多时间,我们都只在关心后两条,忘记了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写到这里,我想收拾行装去阳光充足的海滩了。

2008-12-12 : 读书笔记 黑天鹅

    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塔勒布的《黑天鹅》中英文对照着看完了。对照的好处就是,1.了解专业词汇;2.发现中译本翻译得有多糟糕。

    这本书的内容是讲不确定性的,作者是实务操作出生的人,而非一般的学究派,所以写文章的风格类似与哈佛商业评论,轻松而活泼,故事、例子穿插其中,看起来倒也不觉得累。只是这本书的名字也和bbs有些帖子类似,犯了标题党的错误。书里大量篇幅讲的是什么是黑天鹅,黑天鹅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至于如何应对黑天鹅即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作者也是糊弄敷衍,寥寥数语带过。

    袁岳之前写过一篇关于黑天鹅的文章,登在《新周刊》的袁岳之眼专栏里。他的文章大概也是受了塔勒布这本书的影响,指出我们的生活中黑天鹅无处不在,而且我们的生活很多时候是被黑天鹅现象所左右的。所以,我们要有应急、应对心智来面对生活中的小概率事件,即黑天鹅。

    其实,袁岳的黑天鹅和塔勒布的黑天鹅还有些许差别。塔勒布的黑天鹅是只未知的未知,即不可知的事情。袁岳的黑天鹅是小概率事件,人们知道它是什么,但是觉得它发生的概率小。塔勒布的黑天鹅是后现代主义者的观点,属于未来的未知和不可知,人们无法预测也无法感知,但是却对人们的生活有重大的影响。

    这其实是一个悖论。人们不希望自己的生活有不可掌控的改变,尤其是不好的改变。如果我们能够如同概率论或者博弈论理论对这些改变有所预测,那么我们或许能够对其做好更好的准备。这是高不确定性规避者的典型想法。而从塔勒布的观点看,人生和世界的改变都是无法预料的意外所造成的,而这些意外无法预测。这从典型中国人的观点看,属于典型的不可知论。从当代哲学的角度看,塔勒布可以说是深受后现代思想影响深重的人。

    老子说,道法自然。对待黑天鹅最好的办法不是去想办法抓住,而是顺其自然。有应急准备,有心理准备,至于现实如何,随波逐流即可。

2008-08-01 : 读书笔记 品味制服

所谓制服

    制服是人关于社会地位的象征,是人的社会身份认可和自我身份认知的工具。同时,制服也是不同社会所具有的不同社会文化的体现之一。

    美国孩子的童年记忆中会有童子军服,而中国孩子的童年记忆更多的是和小伙伴品味一致的便服或是学校统一购买的作为“级服”或“校服”的运动服。这种童年记忆(其实也是真实的童年生活)是对中美两国不同社会文化和相应教育理念的折射:美国更重视孩子的全面发展,特别是性格塑造;而中国更重视孩子的归属感教育和课堂学习。

    这只是制服作用的一个体现。

    制服让人的身份一目了然。例如,在高档写字楼里穿着黑白高级西装,又称熊猫装,的白领们彼此之间很有归属感。这种装扮将这些高级脑力劳动者,如投资银行职员、咨询公司顾问等,与较低层级的脑力劳动者、半体力劳动者和彻底的体力劳动者区分开来,让他们产生一种优雅和不知从何处油然而生的身份优越感。至于能在上班时间跻拉着拖鞋,穿着阿童木Tee,海滩大短裤的,那十有八九是某新兴互联网公司或者web 2.0企业的员工。当然,如果此人跻拉拖鞋的地点不是办公室而是大马路,那么其身份很有可能是二流子。

    制服让人产生归属感。例如在一个新兴互联网公司,一新人着笔挺西装三件套端坐在电脑前,十有八九会被当成是神经病,当然,人们也许也会宽容地想:“哦,他是新来的。”所以,加入某一组织的新成员通常都会非常低调地观察周围人,尤其是自己的上司的衣着配饰、着装品味,以期在最快时间融入组织,并其他组织成员当作自己人。这种情况即使是在学校里也非常常见。通常,穿整套校服(即使如云大附中女生校服的水手制服)的女生通常不会和只穿半套——只穿外套,内搭自己的Tee和牛仔裤、裙子——的女生成为密友,点头打个照面是最多,背后搞不好还会悄悄讲对方的坏话。女生的朋友通常都是和自己在校服穿着意见上一致的女生,更有甚者,还会在头天晚上睡前电话联络第二天的穿着打扮,以明确地表示:嘿,我们是一伙的。

    制服引发的归属感还使组织中各团体泾渭分明。比如在各种体育竞赛里,不同国家运动员的穿着打扮都是不同的。特别是在悉尼奥运会的游泳比赛里尤其突出,穷国的男游泳运动员还穿着传统的三角裤,而G8等发达国家男游泳运动员则穿着仿生连体长衣长裤游泳衣,乍一看,就像是X档案里的小绿人在世。至于今年的奥运会,从目前公布的各国领奖服看,华人是最热爱穿着国旗的民族。中国代表团的红黄色和加拿大代表团的红白枫叶装(据说是特别请一位华裔设计师设计的)都是国旗色,也从一个侧面反应了华人强烈的群体归属意识。

    在某咨询公司里,正式职员和咨询顾问通常都是黑白熊猫装,或者香槟色丝质衬衫和鱼尾裙的组合;但对实习生的着装要求却是business casual,尽管大部分实习生在接受一轮轮面试时都是像其正式员工一样穿着黑白熊猫装到场。所以在公司里,一眼便能看出谁是正式的,谁是临时的;更可以看出谁是公司的红人,谁是新丁。

    一次午饭后,和一群实习生闲侃。说到刚听到着装要求时的第一反应,都是business casual到底是怎么个穿法啊,到底多business才配称得上casual,到底多casual才又不冲突了business的庄重感。思来想去,要么上身西装革履,下身短裤拖鞋,搞得像要去海滩参加西装广告上半身摄影;要么上身T恤,下身西裤西裙,搞得像不懂西装穿着要领的泥脚杆。最后,第一天上班时,人人都上身白色polo衫,下身熨烫的笔挺的咔叽裤,外加软底羊皮鞋到场,多亏了百度知道。自此,也确定了实习生标准装扮一号。

    一日,午饭后回公司,在电梯里看到一实习生标准装扮一号打扮的外籍老头,几个人会心一笑:哟,活到老,intern到老啊。谁知人家和我们同一层抵达后,进入玻璃门便直奔楼上的par级办公室,遂领悟:有两种人可以business casual,一种是公司里的nobody,一种是公司里的big potato。

    富人穿business casual是为了让自己在人群中鹤立鸡群,体现自己能把工作当娱乐,在娱乐中赚钱,在工作中享受生活,至于大把的闲暇时间,则是挥霍在红酒品酒会、高级派对和高尔夫球场上;穷人穿suit,则是处处融入职业世界,向富人证明,我很专业,我能够handle您的理财、家政、汽车保养等等生活高品质必备服务,以高标准的专业技能和职业道德为您提供专业服务。

    至于身为nobody的实习生面试时穿suit,是证明自己已经不是乳臭未干的小毛头,已经做好了承担被公司食物链顶端压榨的一切思想准备;真正开始实习的时候却穿business casual,我只好有些阿Q地想:这是我们为了说明我们对自己人生所确定的伟大追求。这么想着想着,腰杆也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起来。

2008-05-06 : 读书笔记 天遇

在混沌和稳定的撞点中前进

    《天遇》虽然说的是数学和天体力学,但是还算通俗,至少在我看到第三章时我发现我看懂了,这对于我这个文科生而言是莫大的鼓励。
   
    另外,虽然《天遇》说得是数学和天体力学,但是也有很多对于数学家的细节性描写,很惟妙惟肖,也很可爱,甚至可爱得有些八卦了。但是,正如我某日blog所言,人人都爱gossip,then why not gossip?

    这本书在第一章的题记就很吸引人,“此书在未来的半个世纪中可能成为探索者摄取思想财富的宝藏”。人人都想得道,孔子说,朝闻道夕可死也。由此,可见道对人之重要。鉴于,人人都想掌握道,从而主宰自己的命运,所以以可以得道作为一种噱头,也是这本书的作者得道的一个表现吧。

    读这本书全拜老倪的教诲,本学期的管理学课程在讨论《第五项修炼》。从没想过,原来《第五项修炼》里也有这么多的深意和内涵。这么说可能不公平,因为袁岳在讲座上说,事物永远是同一个事物,之所以不同,是因为看的角度的差别。看来,我和老倪相比,我的确是个文盲。

    老倪在讲机模之前,讲了《天遇》的一些社会性观点,以让我了解,在生活中无法得到确切稳定解的时候,描述解的性质也算是得到了答案。定性分析不似我在写毕业论文时的粗浅,定性其实为定量奠定了基础,甚至是获得定量方法的途径。只是,按照老倪的观点,中国人太极端,非此即彼,因为定量和计量方法目前在西方学界广为流行,所以就全面地否定了定性,这自然是偏激,甚至有些荒谬的。不过,有意思的是,我们总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别人的观点偏激和荒谬是很容易的,但当自己持一种偏激而荒谬的观点时,我们却很难察觉,甚至认为偏激有理。在此,特地和某晚指正我观点有失偏颇,却无奈于我任性的BH同学致歉。

    回到《天遇》这本书,整个书的体系很鲜明。也正是这种鲜明让我理解说成功是实力和机遇的组合。没有实力,机遇来临也是识别不出的,更不要说抓住机遇,迎接挑战了;而只有实力,缺乏机遇也是很难的。里面关于夏志宏的故事就是说明了机遇的重要性,原文是这样激情澎湃地写的“几乎需要一个世纪的努力才能营造起这座支撑最终结论的大厦。夏氏定理(Xia’s Theorem)位于大厦的顶端,但是如果没有其他先行者安放的基石,这座大厦就不可能建成”。没有庞加莱,没有伯克霍夫,没有塞佩尔,还有很多其他数学学者的铺垫,就没有大厦,也就无所谓拱顶石。

    这本书对于数学学科的同学可能是类似于学科历史的书;对于文科生,则既能看作科普读物,又能看作励志教材,尤其是后者。翻完全书,回到作者写的自序,我觉得这本书达到了作者的写作目的:首先,希望通过叙述天体力学和动力系统理论的历史发展,试图去重建人们所处的社会和智力层次。其次,我们力图从较深层次说明那些先驱们留给我们的数学思想与方法,以及我们在此基础上做出的贡献。

附:全书章节和摘抄若干

1.一个伟大的发现与一个错误
P5 成功常常只是给予的问题。有时甚至是能否抓住机会、历史的某个重大的转折时刻。
P16 遗憾的是,能够显示地解出方程并写出所得表达式的微分方程的种类是很少的。相反,在庞加莱的几何方法中,我们试图寻找解的定型性质,而不是它的简单表达式。
P18 于是,解的精密性质和尚不了解的物理意义在研究中出现了。只有在这种情形,假定解是存在的并且花时间研究与应用有关的解的性质看起来才是合理的。
P34 解决困难的问题总是要冒风险。一个人必须具备新的知识、技巧和思想,并且进行大量的准备工作。聪明并且能够产生新的思想、具有良好的直觉、具有良好的分析和综合问题的能力,仍然是不够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运气。除此之外还必须坚强而有毅力。[…]一个人在熟知的领域开展工作并取得成果比较容易,可是很少有人具有勇气和毅力去探索未知的世界。

2.符号动力学
P88 数学家经常通过说明他们正在解决的问题与别人已经解决的另一问题本质上是同一问题而取得进展。(实际上这不是欺骗行为:经常要有大量的工作去证明这种对应性!)
P108 循环、规则性和周期性等旧范式并没有被(混沌)取代——它获得了全新的诠释。

3.碰撞及其他奇点
P120 研究始于未知。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在走前人的路并且学习他们经过实践获得的知识。但是大自然赋予我们一份宝贵的天赋和好奇心,一种与生俱来的探求未知世界的动力。在200万年的演化进程中,人类已经将这种天赋发展为高度系统化的智力活动,今天称之为研究。我们已经学会如何寻求各种方法以及将他们应用于世间的各个领域和近代的科学领域;并尽力掌握其中的每一个细节。然而,正是最初的好奇心激发了我们在研究中克服困难的毅力。
P167 几乎需要一个世纪的努力才能营造起这座支撑最终结论的大厦。夏氏定理(Xia’s Theorem)位于大厦的顶端,但是如果没有其他先行者安放的基石,这座大厦就不可能建成。
P174 同大多数好的问题一起,潘勒韦猜想在人类智慧财富的宝库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我们应当将几代数学家共同奋斗所取得的成就视为宝贵的科学文化遗产。

4.稳定性
P180 新事物常常在人们寻找其他事物时出现。
P197 没有直觉的理念是空洞的,而没有理念的直觉是盲目的。
P205 如果人们不能用显式的公式表达微分方程的解,或者甚至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近似估计,他们仍然能够试着确定我们已知其存在却未精确地描述的某类轨道是否稳定。我们经常能够回答这样的问题,而且动力系统定性理论的目的就是寻找一些方法和结果以帮助解决类似的问题。
P231 数学的一个根本宗旨就是经常试图提出高度抽象化的概念。[…]符号运算就是以高度抽象化的方式完成的。我们如此习惯于用数字进行运算,以至于不再注意抽象化过程的重要性和益处。

2007-11-20 : 读书笔记 巴别塔之犬

Pas Vos Oreilles, Pas Ma Langue

    你是我最好的武士。
——题记


    
    最近看红色厚皮的迈克尔康纳利有些上瘾,每天都在推理谁是凶手、为什么他要犯案,所以突然来了一本讲狗的故事的书着实让我兴奋了一记。至少从书名上看应该是说狗的故事,天蓝色我又很喜欢,再加上那段有些恶俗的宣传语让我误以为这是一本推理小说:

    一个女人从树上坠地身亡。
    这到底是意外还是自杀?无人知晓。
    唯一的目击者,是她心爱的狗。
    女人的丈夫是一个语言学家,
    哀伤而又困惑的他,
    思念妻子却无从得知她的死因。
    他决定以自己毕生的研究,
    教这只狗开口说话,
    让它说出事实的真想……

    用了昨天下午2个半小时的科社课家晚上1个小时看完了整部小说。如果说这部小说真的如它的宣传那样“强过《追风筝的人》”,我想写书评的人大概也是失了语了。虽说结局粗糙潦草,但是过程是美好的。有些感动。

    故事的男主角一边在寻找妻子的死因,一边回顾他们的生活。记起了他们的相遇、他们长达一个星期的第一次约会、妻子的白色婚纱、妻子做的面具、他们的争吵、他们从热恋走向平淡甚至是乏味了的生活。其实书想说的不是男主角教狗说话的故事,而是男主角所代表的千千万万的人,为家庭婚姻所困二失落的人,寻找爱情和生活激情的故事。

    太专注于自己而忽略了旁人的感受。小说里的男主角在妻子生前,总是我想如何,于是说服你想如何,却没有顾及到旁人的感受,而且这个旁人还是每天晚上同床共枕的人。直到他翻开了妻子的日记,看到了妻子的心情起伏,他才明白,是他害死了他的妻子。没有沟通,于是妻子只能打电话给一个不相干的通灵者,与她交谈,让她用塔罗牌解除自己心底的疑惑。然后在抽泣完毕,默默地回到床上,不惊醒自己的丈夫。

    今天收到一封fwd邮件,说什么是真正的同甘共苦。有很多苦都过来了,当到了好日子,两个人却不能再走下去。这种例子在生活中很常见,但不能因为它是常见的,而去无视它。就像和一个人相处、共同生活,不能因为你们没有了分开的风险,就不去珍惜眼前的一切。

    小说的男主角如果能够在过回一次从前的生活,相信他不会在这样无视妻子的感受,无视她的存在,无视她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这个事实。而同样,如果小说中那位自己跌下苹果树的妻子,如果知道他的丈夫将会改变,她是否还会绝望地爬上那颗八九米的苹果树。

    总是,我们说的太多,却忘了倾听,忘记了:Pas vos oreilles, pas ma langue(没有你的耳朵,就没有我的舌头)。于是,我们一次次地错过,一次次地无视对方,直到最后永远的失去了,追悔莫及,方知那时那人的可贵。

    有时,不如做一只巴别塔之犬,当一回最好的武士,充满感激地说一声:Pas vos oreilles, pas ma langue。
    
    且行
且珍惜

2007-11-11 : 读书笔记 模仿者

善?恶?
——读《模仿者》有感

    是善?是恶?是伪善?还是伪恶?这一切只是在模糊的道德边界徘徊的庸人自扰。
——题记

    不久前,胡润公布了中国大陆财富榜。很多从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都榜上有名,傍着香车美女,坐拥数十亿的家财。

    前些年胡润刚开始制作中国富豪榜时,社会还有人说说富翁们的原罪。短短几年间,人们讨论原罪已经成为茶余饭后的娱乐之举,而主流媒体已经没有原罪的字眼。取而代之的是对财富,尤其是一夜暴富的无限崇拜和追捧。于是,人人都在幻想明天挖到一座煤矿或者金矿,后天直接拣到500万。中国人恐怕是世界上最从众的民族,从对财富的追捧便可知一二。要是再看看股市和房市,就更加明白中国资本市场的泡沫越来越大和中国人的从众心理是离不开的。

    我们每个人都只是太渴望成功罢了。在目前成功就是多金,多金就是成功的一元价值观下,成功已经成为每个人头上的紧箍咒。越想逃避,却越心甘情愿地上钩咬饵。

    小说的主人公,一个名字很长的俄罗斯人,更准确地说是一个前苏联人。他才资平庸,却爬上了美术馆长的位子,因为他溜须拍马、无所不用其极。书后的评论说他是一个在道德上卑鄙龌鹾的小人。我倒觉得他只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在当时一个风潮都是这样的社会,他只能顺从于社会。为了不孤独,为了不寂寞,为了能更像一个群居动物,人只能改变或者隐藏本我,以迎合群落中的其他人。同时,群落中的其他人也是这个思路,那么他们所认同的“社会风潮”就会广泛地传播、坚定地扎根,直到这个群落最后走火入魔,踏上万劫不复的道路。

    中国群体现在就是这种相互强化的状态。无数的畅销书用此言的大字写着“成功”,这是书自己在推销自己:快来读吧,读了你就可以离成功更近一步。无数的培训机构在高唱着成功学:我们教导你成功,要想成功,请先投资。不过换个角度想,这倒的确是为红红火火的GDP增长和稳定和谐的就业率奠定了见识的基础。

    我们是否需要暂时休息一下、整顿一下,即使一小时也好,仔细地思考一下我们追逐的成功到底是什么?我们追逐成功又是为了什么?当我们的祖父辈和父辈们在笃定地坚信着一个一两百年才会实现却需要自己奉献青春和生命的梦想时,我们这一代却在更快速地走向另一个极端:现世和现时。我们学的是最容易就业、最具有现实性的“热门”专业;读书也变得越来越功利,缺什么补什么,就如同小时候家长哄孩子吃饭。我们过度地注重工具性,却忘记了大视野、大视角和终极目标。

    有人说80后是垮掉的一代。我不否认80后道德的沦丧,或许更不避讳道德的沦丧。人的选择和其遭遇有关,也可能我们都和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样,都只是时代的缩影。有人说当人开始学会接受“结果比过程更重要”时,就已经把灵魂卖给了功利世俗这个可怕却满脸甜笑的魔鬼。可是,现实的境遇却逼迫打击着人们,告诉人们单从结果去评论恐怕有失偏颇。于是承认:过程和结果都重要,只是仍然存在一个比较级。
  
    或许,良心会在多年后的某天幡然醒悟:当时如果我出手相助,那么情形会是怎样?但最后,你只能告诉自己,如果当时我不那么做,那么受伤的就是我。所以每个人只是自保而已。看来,善与恶的标准只存在于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我们没有资格去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因为每个人都只是在做他认为是善和对的事。善与恶没有一条清晰的边界,向左推一点或向右推一点,在自己看来没有什么区别,恐怕在路人们的眼里就是君子和小人的区别。

    其实,我们难以判断一件事,甚至是一个人的善或是恶、伪善或是伪恶。这是卫道士式的庸人自扰,也是对人的多面性的无知。
庄子在千年前就悠悠哉哉地说道:人之初,性本恶。为什么我们要经常提到善呢?因为人性之恶,所以我们把遥远的憧憬寄托在善的身上,渴望它某天骑着天马来拯救这个堕落的世界。

    正如小说中最后一幅画,年轻的母亲抱着婴儿拨开人群走向远方。昨天在依依惜别中离去,明天在迎接今天。那扭向观众的婴儿脸上挂着期望,却不知他眼里闪烁的是纯洁的泪花还是火红的欲望。

2007-09-09 : 读书笔记——中的精神by 吴清源

   在返回上海的航班上,晒着来自平流层的阳光,我读完了《中的精神》。围棋不是我擅长的棋艺,当然由此演发出来的平民化围棋五子棋倒是我在中学期间课间的玩物:一张格子纸画上竖线就是棋盘,双方各执红色和蓝色的圆珠笔就成了争战沙场的黑白子。那时的五子棋手多是前后排和同桌好友:智商高,数学好,逻辑清楚,喜欢恶搞。所以,练脑、一分高下就成了下棋的最主要乐趣,吴先生提到的“善手”倒是从来没有留意过。    在《中的精神》里,吴先生多次提到过“善手”和“生存的权利”。“善手”是中的精神的集中体现,正如“中”在阴阳调和中的作用,从中剖开,阴阳各一,善于布局,善于利用棋盘中每个棋子的力量,达到平衡的格局。这让我想到曾经读到的一段话——良好的人生。良好的人生已经足够,因为精力有限,如果有一门优秀,必有一门只是合格或者甚至是不合格。这么说虽然有些过于软弱,但也有些道理。能爬上金字塔顶端的必然是少数,倒是做个快乐满足的平常人反而会让一些有野心没实力的人羡艳不已。棋手对局中固然需要妙手来掌控棋局,占住上风,赢得比赛。但是,如吴先生般将妙手和善手做到阴阳平衡,实属不易。    “生存的权利”是用围棋的规则引出的。日本的围棋规则是看执子双方围地的大小,中国的围棋规则是看执子双方活子的多少。吴先生认为中国围棋规则更符合围棋的精神,也更能体会生存的权利。在当时的时代大背景下——苦难的中国先后沦为日本等帝国的玩物,吴先生作为一个在儒家思想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总是对中国的景况表示担忧,更希望通过中日友好促进会增加两国的合作,增强中国的实力,获得“生存的权利”。    小小的棋盘,在吴先生眼里就是包含了天元的宇宙,更承载着家国人生。家国和宇宙的道理之于我太过于遥远和晦涩,倒是人生的道理在棋盘里说得很明确:善手、生存和中的精神。

2007-07-29 : 读书笔记July 29,2007

Michael Lewis写道:
   Alexander insisted at our farewell dinner that I was making a great move. The best decisions he has made in his life, he said, were completely unexpected, the ones that cut against convention. Then he went even farther. He said that every decision he has forced himself to make because it was unexpected has been a good one. It was refreshing to hear a case for unpredictability in this age of careful career planning. It would be nice if it were true.
   
    正如家父所言,生活是关于一系列的选择。在这一刻做出的选择,除非生活的车轮滚滚向前,否则你永远不知道选择的对错。

    今天在家里翻以前的各种作业本,找到初中时候的作文作业若干。其中一篇的一句话被老师用红笔做了记号“好!”: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为生活交上满意的答卷。现在看来,这句被疑似用烂的话的确暴露了我性格中的某些成分。人生不是考试,就算是考试,这场考试没有标准答案,连判分的参考答案都没有。我不认为如潘石屹之类的土人、周小川之类的海龟、Donald Trump之类的财富标竿、Steven Dunning之类的学术大家有资格作为别人的参考答案和生命标竿。既然没有答案,整个评价体系就成为一个唯心的东西,说得通俗易懂,就是对得起自己就足够了。

    在书里,Lewis写了他在IB的生活,有些忙碌、有些疯狂;一点荒谬,一点回报;很多勾心斗角,很多尔虞我诈。从所罗门这个80年代在Wall Street威震江湖里的“那个人”变成“每个人”,再到London的“大根子”,他用了2年不到的时间。但是,套用一句话:祭了刀,一把血债——他用正在下跌的AT&T债券吭了一个法国人,“他有家庭,刚买了房子,孩子在上学”。可是这就是Jungle Laws,也是爸爸提到的一句话: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在所罗门在垃圾债券市场上失利,董事会高层斗争水深火热,公司除了股权部都在亏损的时候,没有人能够相信任何人。因为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丛林,轻信的人总会亏得最惨。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现实中的帕累托最优。所以犹太人教育自己的孩子:只能相信自己。

   《货币战争》的开篇写了一句话:虽然没有硝烟,战争已经开始。在人人自危的时候,整个所罗门的41层终于熬成了一锅粥,三个派别不会轻易为了自己的利益妥协,都想在利益分配里多咬一口,最后就是三个和尚挑水吃的结局。

    想起了书一开头说几个交易师玩的游戏“Liar’s Poker”,玩的是胆识、玩的是人心、玩的是心理战。这就和桥牌是一个道理。和世界上大部分的冒险是一个道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合上书,倒是觉得那句“施恩必图报,行善非本愿”读来别有一番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