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2: BB attack 臭虫来袭

近来一个月,茶不思饭不想,每天都昏昏沉沉。究其原因,倒不是夏日炎炎好睡眠;恰恰相反,因为上个月的一天早上在床上发现了一个bed bug的尸体和一大堆血,导致我现在每天睡在床上的时候都惊恐万分:不是被bed bug咬的伤在半夜奇痒无比,就是担心bed bug出动在我身上打牙祭。

Continue reading

2016-12-20: 2016读书记

这些年的咨询公司生涯教我学会了在飞机误点,火车停开的时候保持平常心,学会了再重的包里也揣着kindle:几本闲书,小读怡情。

2016年的阅读时间略有不同,和十五言的好友Bear Ki开始了一个每月互助阅读时间。每个月头,我们俩互相为对方挑一本书。虽然中间因为我的狗血项目和Bear Ki的学校工作繁忙有两个月耽搁了,但实施下来仍然收益甚多,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收益就是如Bear Ki的初衷:帮助对方看见一个不同的世界。

Continue reading

2016-12-05: 年底了,干了这碗心灵鸡汤

电影《Collateral Beauty》观影笔记

进入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

12月1日,是波士顿公园圣诞亮灯的日子。晚上8点,缠绕着圣诞彩灯的树和公园口的圣诞树一起亮了起来,全场欢呼,又一个关于爱、家和温暖的节日要来了。

波士顿公园圣诞亮灯,点金摄于2016年12月1日

年末的时候总是几家欢喜几家忧,欢喜的人庆祝一年的成果,有了家庭、有了孩子、涨了工资、升了职,林林总总。而失落的人在这种节日的气氛中,却显得更为孤独,就像电影《Collateral Beauty》中的男主角。

Collateral Beauty,中文直译是附属的美丽。看完电影,我觉得最贴切的意译应该是台湾版的翻译《最美的安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