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8 : 读书笔记 三体

一场游戏一场梦

——题记

最近在重读三体系列,这是刘慈欣的代表作,也是中国当代科幻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还记得初读三体那个炎炎暑假,深深被那个全息游戏迷住,这是一个怎样的星球,三个太阳不规律的运动,所有生命都在脱水和醒来中反复,一不小心就烧得体无完肤。还有那个对现实失望之极,试图引入外界力量接管地球的ETO组织。然后隔了不多久去上海书城参加了刘慈欣的签售会,又把第二卷和后来出的第三卷读完。如果说第一部是现实的幻想,第二部是对人性的讨论,那么第三部就是对人生哲学的思考。

我个人最喜欢的是第二部里对于黑暗森林的描述,整个宇宙就是一个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一个举着枪的猎手,有一点点响动都会触发擦枪走火。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个叫地球的婴儿,举着火把大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一个不明就里的猎手第一反应就是开枪干掉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这与霍金对于人类不要主动寻找外星人的论调有些相像。这其实也适用于生活和工作,初入一个环境,低调谨慎,仔细观察是非常必要的。一到一个新环境,就忙着指手画脚,品头论足,并不是一个良策。不知水深浅,就妄谈池中鱼儿。

第三部把我看哭了,甚至在后面几次重读的时候也是如此,包括云天明对程欣的爱,包括最后那个刻在石板上的字“我们度过了愉快的一生”。这一部的名字叫做死神永生,初看这个名字让我觉得这是一部恐怖小说。死神的形象是举着镰刀夺人性命的可怖形象。在一口读完后,死神似乎并没有那么狰狞了。就如果塔罗牌里的死神,它代表的是终结,但是也象征着新生和新的开始。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也所谓,没有合适的结尾,就没有合适的新开始。时间和生命在一刹那划过,只有最后的终极是永恒的。

意识流到这里,我突然想到这个终极的概念似乎很是流行。三体里有这个概念,盗墓笔记的青铜门后也是世界的终极,藏地密码的最后描述了一群守护世界终极的藏獒。到底这个终极是什么,是人内心里内在的平静么?还是真有这个地方让人悟道,看破世界规律?或者,这个终极就像盗梦空间里的那个陀螺,告诉你其实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来美国以后,看了一些英文书,也许是因为非母语的关系,或者是书籍选择的原因,总是觉得静不下来。直到又重新读了三体系列,我又找回了内心的平静,以及当时在长途飞机场读完三体画的星空倒影图的心态,平静,有时有一点波澜,但是直到自己将要去哪里,也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去到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