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5 : 食物的记忆

即将启程去往美国 行前回家休养一周 访亲会友 大吃大喝 把离别的乡愁和未来的期许都化在那云南的山水和食物里舌头对食物的记忆不只是味觉上的 还有环境上的 看到放在瓷碗里的盐水菠萝片 就会想起幼时的小院 夏天 葡萄架下的清凉 小兔和小鸟 以及野菠萝酸酸甜甜的味道对开的泡黄瓜撒上辣酱 就是小时候妈妈带我学完琴吃的小摊的味道 还有那句 不准告诉爸爸 不然以后不带你来吃了 还有当时还是滇式建筑的武成路和豆花米线我自己炒的蛋炒饭怎么都没有高烧退后吃的蛋炒饭的味道 但这个记忆让我生病的时候只想来一碗蛋炒饭 因为这是关心 关爱和痊愈的味道还有保温饭盒的味道 小时候是儿科常住代表 爸爸妈妈给我带的稀饭和肉包子都是装在保温饭盒里 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怀念那个味道 甚至小时候去住院的时候没有很痛苦 因为又可以吃到保温饭盒里装着的稀饭和肉包子如果吃到葱香大肉包那就是干休所的味道 爷爷牵着我这个小不点每周五去打包子 十个装在白瓷盆里 爷爷总是让我先吃一个 那包子的味道已经有些忘记 但是小时候在爷爷家生活的日子是怎么都抹不去的 那些爷爷奶奶做的饺子 黄焖鸡翅 八宝饭 烩豆腐 肉末花菜 红烧肉 豆焖饭 这就是家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