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1 : 地铁上的轮椅

刚才再看《民主的细节》 有一句话的大意是:判断一个宽容与否 不能看这个社会给予绝大多数人的待遇 而要看那些少数人的待遇 比如残疾人 贫困人口。当然 在我看来 这个少数人的定义可上可下 取决于观察或者研究的需要

今天想下来的只是昨天的在拥挤地铁的所见所闻 昨天在人民广场站换乘时 一个中年妇女推着一部轮椅 轮椅上的人从年纪和与中年妇女的亲密程度看 应该是她的儿子——一个双腿活动不灵活的男孩 人民广场的拥挤程度从其名字上已经能看得出 到处都是人民 所以这对母女少不了别人的白眼和讽刺 “腿脚不好 非要出来 做啥啦” 儿子深深低着头 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母亲则是不停说着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恍然 我想到一个月前和诤友戴在巴黎地铁上 戴戴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发现国外残疾人特别多 她一说 我突然意识到 我们旅游所到之处 真的有很多腿脚不灵活的残疾人 戴戴说 她来国外的时候 觉得国外人是不是有什么基因缺陷 弄得到处都是残疾人 可是后来她想明白了 国外残疾人多 并不是因为残疾人口比例高 而是 国外的残疾人愿意出门

什么叫愿意出门?

一方面 人行道 十字路口 公共交通设施 博物馆 公园 只要是公众设施就有便利残疾人的设施 残疾人专用通道 电梯 盲文 盲人导读器一应俱全 各博物馆都有大量的轮椅和婴儿车供需要的人借用

另一方面 就算是人挤人的卢浮宫和奥塞博物馆 其他参观者也不会对坐轮椅的人冷眼冷语 如果前一个原因是硬件差距 凭借中国的巨大经济总量 就能很容易弥补的硬件差距 那么后一个原因才是真正的素质差距 就像爸妈问我这次巴黎度假的感受时 我说 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明白了为什么法国人瞧不起中国人 纵使中国人有钱 能买下整店的Hermes 人家还是从内心里瞧不起你 因为 人家是文明的国度 中国还沉溺在野蛮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我想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 人不会因为不同而受到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