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5 : 煮食记

上个月有部电影很红,Eat, Pray and Love,中文译名,美食、祈祷、爱,又或者饭祷爱。中国人说,民以食为天,吃放头条,无可厚非。Pray说的是信仰和内心供奉的神,这次出行在萨尔斯堡的小山上就神的问题和诤友戴发生小小争执,但也正因为这个争执让我们了解我们都在长大,但这种成长即是变化,接受、包容他人的成长及由此带来的不同,也是成长的一部分。最后一个爱,小说、电影、电视剧和音乐永恒的主题。

既然说民以食为天,那么就说明吃饭是个大问题。否则,我也不用千里迢迢奔赴布鲁塞尔学习农业和生物质资源模型。诤友戴在德国学的是农业经济学,也是个管人吃饭的学科。足见,吃有多重要。

所以,在这临近辞旧岁的年月,加上有各种新蔬菜上市,练练手艺,煮个食吃就成为我生活中一个必要的活动。

冬日季节里,我最喜欢的食物就是软乎乎的面条和软乎乎的粥,还有热气腾腾的小火锅。

先说面条,尝过超市里大部分的面条以后,我将喜欢的面条锁定在两种,夏天里的墨鱼面或者龙须面,比较筋道,做冷面尤其适合;冬天里就是一窝一窝的鸡蛋宽面,一下锅就能闻到面条的香味,久煮不烂但是口感绵软,就是我的最爱。

吃面不能没有帽子。除了传统的郫县豆瓣酱辣肉末帽子,近来我的最爱是番茄青椒豌豆肉末帽子。前一种比较爽气,红油色,吃起来也很辣口。后一种比较俏皮,番茄的酸甜被青椒的辣味映衬十足,豌豆属于惊喜——请不要模仿张麻子问我什么是惊喜——软糯的番茄青椒肉末放在嘴里,就着面条和汤汁,突然咬到一颗青翠的豆子的感觉,那才是惊喜。

吃面吃腻了,就来玩粥。南瓜粥、猪肝尖菠菜粥、白菜肉末粥、皮蛋粥、鱼片粥都是冬季里的好食。肉类粥做起来比较麻烦,因为最好是将肉料都抄把热水,去掉血色,这样在和白米粥一起煮的时候才不会弄的整锅脏兮兮。蔬菜粥比较简单,关键要有一个好用顺手的搅拌器,把蔬菜达成绒茸,这样下进粥里以后才会让粥上上蔬菜的色,这条对于南瓜粥尤其重要。

吃食之前当然要来碗汤啦。玉米棒子加冬笋煲出来的排骨汤清爽香甜;白萝卜排骨汤呢就属于吃着香做起来臭的典型——不过神奇的是白萝卜,碰到任何肉类都能无私地贡献自己的香气再将被人的香气都包容起来,异常好吃;土豆、番茄、胡萝卜排骨汤在冬天和紫菜绿豆排骨汤一样是我的保留曲目,颜色应景又营养丰富。

至于蔬菜,我目前还停留在蔬菜过热水,浇上日式沙拉汁的入门阶段。等我的诤友戴回国给我带口好锅子,我就能来几个拿手的XO酱时蔬、粉丝莲白、香煎白豆腐烩菠菜的高难度菜肴了。

写着写着,我炖在火上的面条帽子也快熟了。虽然圣诞节不关非基督教徒或者天主教徒的事,但是在这个“节日”的氛围里,也要祝福大家节日快乐,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