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1 : 坑

元宵节,据说是虎年全年里最大最亮的圆月。但我却忘了对着月亮重演一遍慕容的名句:清辉胜雪应犹寒。月圆日,肠断时。李白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苏轼写: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无论古代人还是当代人,都有睹月思人的习惯。你或许觉得我这个古代人和当代人的对照无法形成,所以构成语病,变得十分无厘头。其实,那是因为我还有后半句没写,昨天的三两聚会也随着太阳落山月亮升起,从嗨赖赖变到低落,伴随着叹息、眼泪、感伤和抽泣。边尝海鲜粥,边品伤心事。命题是:如果明知前方是一个坑,或者身处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坑,你还会往下跳么?看网络小说的侯美人一定不会跳,因为我知道她从来不追坑文,从来都只看完结的故事,而且就算再狗血的故事,她也会认真装进自己的mp4里,每个夜晚借着mp4的微弱背景光津津有味的读着。看腐文的戴妃在过去一定会跳,只要是篇好文,是个好坑。当然,坑到最后会移情别恋。但也不枉潇洒坑一回。在现在,她的坑是个华丽丽的坑,她跳了,依然义无反顾地跳了。但和坑文不同,这个坑,我相信,她不会轻易放弃。不看网络小说的美丽已经开始在这个填不满的坑里触底反弹。虽然有的话她无法用中文表达给我,害怕我承受不了她的故事,害怕我对现实失望。她的冷静和不冷静,伤心和不伤心,都在海鲜粥里融化,然后再在出租车广播里那首《把悲伤留给自己》全然爆发。最后的终结很喜剧,《你好毒》让她哭笑不得。不看腐文也不是腐男的Saint本来是准备把自己溺死在海鲜粥里,但大嚼了数个螃蟹腿和蛤蜊之后,他往后一仰,说起了尘封往事。关于他的坑,是个无底洞,而且他还在义无反顾地不断往下挖。如果说昨天的聚会一定要评出一个最动人故事,那么一定非Saint莫属。主要他平常的“老子无所谓”以及早年的张狂恃才傲物与昨天的低沉形成强烈反差。也许是灯光的缘故,我似是看到他红红的眼眶。半腐女的我之前就在咖啡馆用柠檬芝士蛋糕和提拉米苏把自己灌饱了。所以,海鲜粥没能勾出我的坑和伤心事,倒是为了别人的各种各样的坑掉了眼泪。如果一定要回答之前的问题,财务学多了就开始在投资前计算投入产出。当然,理论归理论,实践归实践,情感归情感。若不是这样,管理心理学假设也不会一路从经济人到社会人到复杂人。从理论上讲,坑,看似是别人挖的,其实都是自己挖的。执着于过去的会看着写给别人的日志落泪,执着于结果的会对自己的付出落泪,执着于一个回应的会看着自己越来越深的坑落泪。从实践上讲,well,没有从实践上讲。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每个人的坑都要自己去选择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