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6 : 那些婚礼们

曾经总有那么一个婚礼,让你无比难忘。——题记曾经总有那么一个婚礼,让你无比难忘。通常,在小学作文里,难忘总是一个和褒义词密切相连的词语。比如,我无比难忘的一天,通常是扶老奶奶过马路、去动物园画大象、和小朋友互帮互助,以及和表弟打架。至于和表弟打架为什么是一个褒义概念,那是因为,小子通常打牌下棋赢不了我就开始耍无赖,于是被我武力制服,如果武力无法压制,我就采用冷暴力压制——默默收拾东西定机票回家,再然后就是小子哭哭啼啼写日记说对不起老姐,然后为撒我会知道捏,那是因为奶奶告诉我的。哈哈,我就在心里笑,小样儿,和你姐斗。但今天,我要记录的婚礼,哦,不,是婚礼们,难忘的婚礼们,不算是一个褒义概念。当然,辩证法中的两分法让我领悟到,世界本就是相对的。比如,某天,我说了一句很经典,人生从来就是两个选择:自己的喜剧或者别人的喜剧。同样,褒义和贬义也不是绝对的,要么是自己的褒义,要么是别人的褒义。就好像,要么是自己的笑点,要么别人的笑点。前几天,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哥哥结婚了。放心,我丝毫没有吃醋的意思。这个哥哥出身官宦家庭,所以婚礼也充满了浓浓的政府报告气息。比如,新郎父亲致辞时的开头是,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女士们、先生们、同志们、朋友们。再比如,还是新郎父亲,讲到对一对新人的寄语,用的有个神奇的词语是:艰苦奋斗。旁边妈妈的战友就大笑起来,我还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呢。于是,我也在心底里笑得花枝乱颤,面子上却还得绷得周王郑武。这种场合,那得严肃。前几个月,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姐姐和哥哥结婚了。放心,我丝毫没有扼腕叹息的意思。哥哥高达英俊,姐姐美丽迷人,按理说这么一对璧人不说是天造一对,也可以说是地设一双了。可是,他们的婚礼用今天的时下流行词就是,一场杯具。比如,新郎新娘从迎宾到敬酒到婚宴结束都一脸不高兴。老天爷,这可是一生一次的和这个人的婚礼啊。再比如,新郎新娘及其家属上台致词时,按照惯例,新郎新娘应该站在中间,各自家属站两边。可是,那场婚礼上,新郎妈妈站在了新娘和新郎之间,从致辞开始到致辞结束。仿佛在说,你和我儿子再亲热,中间还隔着一个我呢。这一幕,让我想到了双面胶。这一幕,让我想到了恶婆婆和小媳妇儿之间的未来战争。这一幕,让我想到了很多很多。于是,我在心底里笑得花枝乱颤,面子上却还绷得周王郑武。这种场合,那得得体。前几年,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姐姐结婚了。放心,我丝毫没有嫉妒的意思。在滇池高尔夫举办了华丽丽的草坪婚礼。草坪婚礼通常都很欧式,比如有个看似是神职人员的黑衣男子,虽然新人中没一个是迷失的羔羊。再比如,通常黑衣男子会问新人,你愿意么?这个时候通常,真的是通常,一个捧花的小花童一定会大声地,抢了新娘的话头说,我不愿意。这时,如果恰巧,这位美丽的新娘本来就有点不开心——那是,早上5点起来化妆打扮,整天穿着一双12厘米Jimmy Choo站在草坪上插草籽洞,能开心的起来才奇怪了,那么,闪烁的大眼睛里一定会饱含着泪水。这会儿,我的确不是想趁人之危,否则我也不会参加这么多婚礼,于是我在心底里笑得花枝乱颤,面子上却还得绷得周王郑武。这种场合,那得端庄。很多人说,为什么我每天都穷开心。没办法,我只是长了一双善于发现笑点的眼睛。至于2010年,可以期盼的婚礼有美芽的、skygirl的和虫虫啃的。希望,她们的婚礼也能让人难忘,无论是自己的褒义还是别人的褒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