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5 : 长假

梁文道曾经在讲座上说过:中国人现在是节假不分。这话我觉得用在我身上特别合适。虽然现在没课了,每天的主要任务是做数据、做市场、准备材料和网申,但对于各种假期仍然是无限向往。至于这个假期是因为什么节而放,我倒并不是特别在意。最佳例证就是在前天之前,我一直以为今年中秋是10月8日。在导师家玩的时候,她念了条短信给我们听,说是听了一定会唏嘘不已。短信是这样的:小时候,我在意的是月饼;现在,我在意的是嫦娥。前半句体现了物以稀为贵,尤其对于上几代人;而后半句,我读不出味道,不过听说对于老光棍这句话的确是催泪弹。虽说单身是公害,但,我想,没有人自愿成为公害。所以,公害很大程度上都是被迫的。这句扯远了。中国人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这里说的是节,和假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除了寒假因为买不到火车票回家的孩子,哪儿有一放假就思亲的呢?要说寒假思亲思得厉害,大半也是因为寒假里有个春节。接着梁文道先生的话,既然节假不分,也就没什么理由倍思亲了。中秋过节时一个小孩子说,我不喜欢长假,除非它是免费的。对于小孩子来说,免费的假期就是没有作业的假期。也是,想想高三的时候,越是长假,越是如山的功课和永远做不完的模拟卷。敢情每个任课老师都觉得,反正长假了,你们有时间做功课了。所以,我现在的节假不分,很可能是因为高三一年被逼出来的——只关注着还剩几天收假,却没在意是因为什么节日我们要放假。作为一个文科生,没那么点儿人文警觉,的确是应该被中文系的歧视为文盲。今年长假,过得几乎要日夜颠倒了。主要是节前拜会了多位偶像,假期中间儿又被偶像请到家里坐坐。从闵行这一隅去到市中心一来一往也得3小时。就这样,所有的时间都耗在路上,往往回到学校已经是平常的入睡时间了。所以这几天,入睡时间一推再推,直到昨天早晨看着因为睡眠不规律造成的大小眼,才痛下决心:早睡早起。于是,昨天早早做完当天的to-do-list,早早爬上床,却翻来覆去地折腾,直到听到Love story meets Vivi la Vida才昏昏睡去。幸好,今天早晨比较规律地6点半醒,7点准时起坐。这假算是过得浑浑噩噩了。节前攒好的电影就看了一半;音乐都堆在ipod里,一排小蓝点儿,就怕长久如此,都要直接进入故纸堆了;好在安排好的书单都看完了,节后也方便和老陆讨论讨论。看了的电影各种类型都有,第九区、假结婚、豚鼠特工队、布鲁姆兄弟、斗牛、无形杀,还有那啥啥啥、啥啥啥,具体的请访问我的豆瓣儿。至于观影笔记,等静下心来,有闲情的时候再写。可以预约的观影笔记有《第九区》、《无形杀》和《斗牛》。音乐听了陈奕迅的新专辑,一开头就被“志和愿,两个字都有一颗心”给雷到了,当时一边听一边想,痣和怨都有一颗心也要拿出来唱啊;还听了MC音神的新专辑,没什么特别感觉,主要是觉得小时候好歹也是奉她为偶像的,要善始善终,谁知道听了那么多年她还不退出歌坛回家好好相夫教子。书看了挺多,众包、免费、Animal Spirits、曹寅与康熙以及午夜文库系列的侦探小说数本。今天案头的是Logistic回归模型——方法与应用,挺好用的一本书,原理、方法、操作非常详尽,而且语言平和,有读感。就是昨天用SAS算数据时候死机了,当口上正在和竹子聊天,遂发一短信,结果人家一看我死机了还在线,来了句:这下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也不知道双子座这一说是怒了还是调侃。看着因为一直以为中秋节是10月8日所以攒着的一堆月饼,我就心想,唉,同门人也太少了,而且都是些不能吃不好吃的姑娘们,男丁稀缺啊,不然这么点儿月饼估计不用一眨眼功夫就能消灭掉。唉,转眼这假就过去一半儿了。我呢,还要继续倒腾我的时差。然后把每一天都当作平常的一天。长假,闹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