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4 : 观影笔记 Let the Right One In

一个轮回

他不在看见满脸的鲜血,只有他美丽的双眼。
——题记

吸血鬼起源于罗马尼亚,但是关于吸血鬼的故事却传遍了世界各地——至少是我们观念里的世界各地,没有黑非洲、没有南美洲,我们不关心他们的看法,却理所应当的认为这就是全球化。小时候看一本关于世界奇异怪事的书,里面有一张欧洲吸血鬼的照片,大概是18、19世纪时候的照片,一个衣衫褴褛、鼻尖勾起、面色苍白的人被倒吊在房梁上,照片不是很清晰,不然应该能看见他张开的嘴里露出的尖牙。吸血鬼于我就如同Yeti、水晶骷髅头、亚特兰蒂斯、空中花园于我的意义,让我能在片刻逃开纷繁的世界,浸淫于他们应该存在过,甚至现在依然存在的想象。

这部电影无非是近年来讲述吸血鬼的故事中的一个。只不过,独立的北欧精神、精致的画面、流畅的钢琴曲、完整的故事情节足以让它鹤立鸡群。故事情节不再赘述,只记录下几个让我唏嘘不已的镜头。

镜头一、200岁的吸血鬼第一次和男主角相遇。都是12岁的孩子,男主角对着空气假想自己手里的刀子刺进学校里欺辱他的男孩的身体;吸血鬼Eli在冰天雪地里,穿着衬衫、光着脚、忍着肚饿。我不确定那个时候他是作为吸血鬼,想喝男主角的血而接近他;还是作为Eli,在穿越了200年后想再找一个12岁的玩伴。

镜头二、吸血鬼在吸完血之后,把被吸血的人的脖子扭断了。这样,这个被吸血的人就不会再变成吸血鬼,忍受痛苦。

镜头三、吸血鬼的采血人杀人时候被发现了,为了不牵连Eli,先用硫酸毁容,再自己无法存活的时候,露出自己的脖子,喂饱了吸血鬼,坠楼而亡。

镜头四、被Eli吸过血而被传染的女人,发现自己成了吸血鬼,选择在太阳下全身着火而化为灰烬。

镜头五、Eli和男主角在皎洁的月光下躺在床上,在此,我除了要感叹北欧人通体剔透的白,还要感叹慕容哥哥的那句“月光胜雪应犹寒”。

镜头六、影片最后,男主角被小混混按在水里,快要溺死的时候,吸血鬼出现了。于是我们在水底,看到一个头、一条手臂掉进了泳池。再一条手臂,把男主角捞了起来,是吸血鬼,他回来救他。但这个时候,男主角的眼里再也没有吸血鬼脸上的鲜血,只有Eli美丽的双眸。

男主角从看到吸血鬼满脸的鲜血,到只看到他美丽的双眸,看似只是一个镜头处理的方法,其实却蕴含了无限深意,信任、理解、感激,甚至是爱情。他心甘情愿地成为了吸血鬼Eli的下一个采血人,拖着装着Eli的旅行箱走遍欧洲。今天的男主角就是明天的坠楼采血人。

整个故事是一个轮回。开篇和结尾的雪花是一个轮回。新老采血人的更替是一个轮回。鲜血与明眸是一个轮回。男孩最后用摩斯密码敲下“吻你”可能是一个轮回。他们却都只是不老不死的吸血鬼漫长生命中的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