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8 : 观影笔记 不存在的女儿

你无权做出决定

看似是最好的决定,却成为不可挽回的遗憾。但是,在做决定的那刻,没有人能够知道未来如何。而更悲哀的是,没有人有权做出选择。
——题记

不存在的女儿,是2007年引入中国大陆的,当时小说的封面是一件白色蕾丝睡衣浮在一团漆黑的背景上。这张封面搭配上标题不禁让人怀疑:这本书是讲鬼故事的。

不存在的女儿,在2008年公映。电影的海报设计毫无吸引人观赏的感觉,几个主角的大头像,活脱脱地像是粗制滥造的隔夜赶制品。海报设计还不如小说封皮设计。

但是,故事却是一流的。借用电影剧情简介里一句很煽情的话,丈夫做出了当下他认为最好的选择,却不知道他的选择将会带来未来两个家庭的悲剧。

故事始终是故事,尤其当一个故事的结局已经为人知晓,人们无不为主人公的决策而扼腕叹息。但最难决定的是现实中的决策。如果说世界是一个时空交错的空间,那么不同选择的决策结果引导小世界从一个空间转移到另一个空间。

或许有人会指责男主角的自私,但我却觉得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和立场去指责男主角的决定,他是站在他的角度保护他的妻子,或者更深层次地说,是保护他自己对健康家庭的渴望。但是,上世纪70年代是没有《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水星》,所以男主角无法了解为什么自己的妻子对于失去了一个孩子的反应是一直浸淫在悲痛当中,并由此导致了出轨和家庭的破裂。

人生没有假设。但是,假设,仅此对于一部电影进行假设,将另一段空间暂时转移到现时空间,男主角没有送走患了唐氏症的女儿,他的妻子恐怕在最初不会崩溃,却可能因为长年陷入对患儿的照顾而照样厌倦现在的家庭而出轨。所谓殊途同归。当然,他的妻子也有可能像护士Clair一样四处奔走,为唐氏症患儿的生存和教育权呼喊。

从策略思维的角度,人站在一个选择的节点时,只能对可预测、可预期的结果进行比较并选择。并且基于人的风险规避性,会选择出现概率较高的决策枝。因此在纯理性角度看,男主角的选择没有错。只是在这个决策过程中引入“道德”作为控制变量的话,这个决策就不合乎世俗的观点,也由此产生了影片简介中的“却不知道他的选择将会带来未来两个家庭的悲剧”。

在我目前研究的问题中,如果引入“道德”变量,也会引起很大的研究障碍。不仅是定量无法进行,还包括在定性角度缺乏扎实的哲学和伦理基础。而我也相信,引入道德后,不仅是我现在研究的问题,还包括这部电影所折射的唐氏患儿权益保护问题,都会出现不同,甚至是转机。同时,“道德”作为一个控制变量,将使结局和结论出现跨文化、跨地区的特征。

当前中国社会优胜劣汰,竞争之激烈使整个社会变成你死我活之最丛林的丛林。物质的投入产出比成为衡量一切的唯一标准,包括感情。爱上一个人,不一定是因为心心相惜,而是因为对方是一张长期饭票;更有甚者,指出,长期饭票终将老去,因此,长期得到各种饭票的能力才是真正的爱的能力。父母对尚未出生的孩子进行胎教,定期补充叶酸,为了防止孩子成为呆痴;带着5岁以下的孩子奔走于各种早教班,渴望能够让孩子领先在起跑线上;上了小学,小孩就成为上课的机器:奥数、唱歌、表演、演奏、英语、法语,如此劳碌的生活让人不禁过早产生人生苦短的想法,由此倒也能解释PSP的热销。生存的压力导致人人都在奔走,不得不盯住眼前盘子里的饭菜,而没有时间也没有权力去思考道德和未来。

引出这段小小牢骚,是因为想说,以中国目前竞争的激烈程度看,唯一道德便是我胜出。注意,是我,而非我们。换句话说,只有我赢。所以,如果电影的背景在中国,人们或许会更多地赞同男主角的选择,而不是感叹:这是人道主义的悲剧。

你无权做出选择。不仅是因为这个社会的法则不允许你做出选择,特别是与众不同的其他选择;而且是因为你人微言轻,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如果说前一个问题还能通过人道主义观念的宣传而有所改变,那么后一个问题或许就只能期待千年历史的发展。于此,只能慨叹:自求多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