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2 : 观影笔记 暗物质——流星

这一次 与暗物质无关

宇宙不是无端爆炸的,它需要一个引体。The Big Bang doesn’t come out of nowhere, but needs an intriguer.
                                 ——剧中刘星的台词,题记

    看这部电影,是因为《新周刊》在年头的时候就推荐过此片,并介绍了相关的早期宇宙理论。看之前,我特地没去看影片介绍,心想如果我也能看懂此片的话,该片的导演和编剧就牛X了。事实是,我看懂了,因为这一次,与暗物质无关。

    影片讲了一个名叫刘星的中国留学生,来到美国某牛大学攻读天体物理学、宇宙学方面的博士学位。之前的故事有些平淡,和所有80年代到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一样,刘星们没有钱,捡美国人扔掉的家具和电器,参加教堂活动是为了吃饱,没事的时候坐在屋顶喝喝啤酒想想未来;在遇到导师的时候,尽心尽力,兢兢业业,诚惶诚恐地完成导师布置的所有功课。就在有些无聊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原名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为了能在美国立足,他改了名,叫Lawrence Feng,并且用英文和刘星对话,虽然他们都是中国人。我当时心里一惊,这一幕很有些相似,让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一个故事:卢刚射杀导师案。

    随着影片的进展,我逐渐确定这部影片一定是对卢刚案的回放和探讨。果然,刘星没有通过博士论文答辩,也没能毕业。虽然真实的卢刚案里,卢刚取得了博士学位,只是没能通过答辩。之后,就看到刘星打杂工,倒卖化妆品,最后收拾好行李,给父母寄了3年在美国勤工俭学攒下的1万美元。之后,便和卢刚一样,怀揣手枪去了Lawrence  Feng(真实事件里的山林华)授奖的现场,枪杀5人后,也饮弹而亡。

    撇开真实事件和中国人的形象问题不谈,这部影片是部好片子,探讨了人际关系、心理问题和留学生的生活。影片里的刘星正如他父母所说,“和个大傻子似的,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我想这也是他最后选择枪杀Lawrence Feng和三位教授的主要原因。因为他的导师因为嫉恨他的天分,报复他没有做与自己研究有关的博士论文,所以让他在博士论文答辩时关掉了他的论文,关掉了他拿到博士学位、留在美国任教的希望,关掉了他接爸爸妈妈去美国团聚的憧憬。他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什么再值得他的留恋和珍惜,所以,他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释放了内心的压力。

    导师和学生的关系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暗物质》是我看到所有描写导师-学生负面关系的唯一影片,当然我电影也看得并不是很多。描写导师-学生正面关系的片子很多,《热血教师》、《摇滚校园》、《死亡诗社》等等,无一例外,这些影片里导师既是学业导师,又是人生导师,德艺双馨。而《暗物质》里的睿塞教授真实,但是与其他这些光辉的形象相比,则是个反例。其中,涉及到导师-学生关系的台词有两句,一句是刘星执意研究暗物质,认为应该有自己的声音,而Lawrence Feng劝导他说“我们都只是睿塞教授的助手,不需要有自己的观点”;二是与刘星同住的两个中国学生说到自己的毕业论文题目,说“我的题目是我导师10年前的论点,我不过是证明罢了”,刘星对此的的回应是“那你多对不起你那死去的脑细胞啊”。

    刘星有着玻璃般透明的心灵,理想而纯净。他有着崇高的理想,“获得诺贝尔奖”;有着自己的想法,看着煮沸的汤,他能得到研究暗物质的关键性突破。只是,就像他父母说的,他“就和个大傻子似的,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所以,当他面对理想和现实的距离,当他碰到生活中人际关系的敏感带,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觉得凭他的天分,他能够获得支持,获得喝彩,获得赞赏,但是,等待他的不是这些,只有睿塞教授的嫉妒和报复。他没能为自己的失落寻找一个心理的出口,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他选择了后者。

    刘星和80年代的留学生一样,对家里报喜不报忧。即使在他最艰难、最落寞的时候——论文被关、毕业遥遥无期,他给家里的信依然同往常一样:爸妈,我在美国很好。我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了,很多大学都在争取我过去任教,我现在在考虑选择哪一份工作。很快我们全家就能在美国相聚了。他的父母当他一切都好,只是在影片戛然而止,也就是刘星妈妈接到美国方面来的关于枪杀事件的电话时,不知道会不会崩溃。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反映出刘星的自负。他希望他能以最优秀的学者的身份出现在家人、朋友和世界的面前,所以他给家里的信一直是好消息,哪怕是捏造的好消息。他始终和他的同学说:“我要获得诺贝尔奖”。他不愿意黯然回国,所以没有接受回国去科学院工作的建议,也没有去大公司找份共走。他一心希望自己的研究突破能得到认可,殊不知科研也好,工作也罢,都是漫漫长征,纵然需要灵感,但是天长日久的积累也是不可缺少的。他更不知道的是,有时候,人不需要来自别人的认可。

    刘星在影片里说过一句话:“The Big Bang doesn’t come out of nowhere, but needs an intriguer.”这句话一语双关,既指了宇宙大爆炸理论的精妙和不足,又点明了本片的主题。刘星最后的极端行为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被点燃的愤怒。他为自己理想无门,为自己受到报复和冷落,为自己的境遇,点燃了愤怒,选择了爆发。

    这时候,我想起了吴哲,一个善于为心理阴影找到出口并且保有平常心的高学历人士。这,才是新时代的榜样。

    附卢刚案回放反思:http://gezhi.org/node/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