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3 : 观影笔记 大校的女儿 士兵突击

新时代的好男人

看了《士兵突击》才知道,在这个男人女人化、女人野人化的时代还有这么一帮纯爷们儿。
——来自豆瓣论坛,题记

    在看电视方面,我始终不是一个热情的粉丝,除了Discovery和CartoonNetwork外,很少看电视。但是近日来美剧断档,在日剧、韩剧都去死去死的情况下,我只好开始补习国产电视剧,也算是和丽娜、室友拉进距离(她们俩是典型的电视剧迷)。

    从1月开始,看了两部军旅题材电视剧《大校的女儿》和《士兵突击》。前者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当代作家王海鸰的小说改编电视剧作品;后者则是2007年度电视剧,在各地播放均颇受好评。在人物塑造方面,前者更女性化,更感情化;后者更男性化,更硬朗。无论是哪种风格,两部电视剧都塑造了一个或者几个鲜明的男性形象:姜士安、高城、袁朗、史今、成才、许三多等。

    无论是蓝颜知己型的姜士安,还是完美型的袁朗、将门虎子型的高城、情感丰富型的史今、“手稳,心更稳”的成才和钝感力代表许三多,都被塑造出新时代好男人的性格特点,或者是在这个男人女人化、女人野人化时代对纯爷们儿的呼唤。

姜士安:人生得一姜士安足矣
    姜士安是《大校的女儿》中的男主角,农村兵,但是刚毅、奋发,在仕途上走得很顺。但是感谢王海鸰,她没有把所有的优点都给了姜士安,相反,她一方面突出了姜士安的刚毅和在事业上的要求,另一方面,又通过姜士安对父亲、对婚姻和对家庭的妥协刻画了姜士安性格里逆来顺受,甚至有些懦弱的人物特点。

    很多女生喜欢姜士安,是因为姜士安的默默关怀和体贴,这种关怀和体贴是无私的,是不需要回报的。因为我们都会把自己想象成韩琳,成为姜士安关怀的对象,成为姜士安的红颜知己;也正是因为我们都不会把自己想象成翠花,姜士安的老婆,默默为姜士安奉献、牺牲,却最终换来一句“这种没滋味的日子我过得够够的了”。

    每个女生都希望被关怀,受到关注,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有人说:你能行,然后给你看他收集的所有关于你的消息和你的荣誉;不希望自己为别人付出却没有回报,每天跟着他东奔西走,却没有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己的思想。所以从韩琳的角度,姜士安的确是人生的知己,而从翠花的角度,姜士安则是她感情生活和人生的恶梦。

    人生得一姜士安足矣,说的是得到一个不用付感情责任的蓝颜知己。他可以有事业、有家庭,却能对你不要求回报的付出,让你不能拥抱着相处也能倾诉。

    但是戏剧毕竟只是戏剧,现实中不可能找到一模一样的姜士安,只能找到有姜士安优点的男人。至于这个人是蓝颜知己,还是老公,那就是另外码事了。

袁朗: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男人

    最初注意到袁朗,是因为袁朗在说话的时候颇有老陆的腔调,歪歪头,斜斜眼,但是说的话诚恳,初次见面就如相识多年。

    很多看了《士兵突击》的女生(包括我),都是非常喜欢袁朗的。但有的人喜欢袁朗能说出理由一二三,我说不出,大概就是觉得袁朗很硬气、纯爷们儿吧。

    始终觉得袁朗最帅气的镜头是他在新来的老A面前表演装枪和射击。觉得这个男人最好的一点就是刚毅、有追求、工作的时候认真负责、对手下关照,但是和丽娜讨论后又觉得这种一年不着家、动不动用一个月工资送给别人的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成才:手稳,心更稳
image
   
    成才是我们的共同点,为自己着想,以为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最后却聪明反被聪明误。

    倒不是说每个“成才”都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只是成才太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为了自己想要的,不惜代价去追求。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有的时候反被聪明误了。

    成才是我们每个人身上的影子,我们都或多或少的为自己打算着,盘算着心里的小算盘。从世俗的观点看,没有错,成才没有错,但是他旁边有一个许三多,无私地奉献,无私地钝感,反而凸现了他的油滑和事事为自己打算。

    有人说成才是错的,其实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成才的影子,放在和许三多一起比较的时候,我们会一定程度上会后悔,会恨自己。但是我们又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像成才,默默地回到草原,回到那只有羊粪蛋子的驻训场,去找回自己的枝枝蔓蔓。

许三多:钝感力的代名词
image
   
    许三多不是很讨好的角色,虽然现在许三多也是2007年度人物,也登上了《新周刊》等等一系列报刊的封面,但在我这里得分始终是低的。

    许三多的钝感不是天生的,而是他的后天成长和性格造成的。因为他觉得他比别人都笨,老容易做错事,所以他总是急于承认错误,总是急于躺倒,以此避免对自己最大的伤害。

    许三多善良、钝感、知足,所以他看上去活得很快乐。他装作自己感觉不到痛苦,感觉不到嘲笑和讥讽,所以他总是露着两排白牙,和浅浅的酒窝。这种人,真让我碰上,我也没脾气了。

    现在的社会很浮躁,人人都讲成功,都讲快速成功;都讲钞票,都讲快速赚钞票。许三多的慢半拍和钝感为很多人提供了心理寄托和心理安慰,但是许三多也说了这样一句话:太知足不好,人就不求进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