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9 : 读书笔记July 29,2007

Michael Lewis写道:
   Alexander insisted at our farewell dinner that I was making a great move. The best decisions he has made in his life, he said, were completely unexpected, the ones that cut against convention. Then he went even farther. He said that every decision he has forced himself to make because it was unexpected has been a good one. It was refreshing to hear a case for unpredictability in this age of careful career planning. It would be nice if it were true.
   
    正如家父所言,生活是关于一系列的选择。在这一刻做出的选择,除非生活的车轮滚滚向前,否则你永远不知道选择的对错。

    今天在家里翻以前的各种作业本,找到初中时候的作文作业若干。其中一篇的一句话被老师用红笔做了记号“好!”: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为生活交上满意的答卷。现在看来,这句被疑似用烂的话的确暴露了我性格中的某些成分。人生不是考试,就算是考试,这场考试没有标准答案,连判分的参考答案都没有。我不认为如潘石屹之类的土人、周小川之类的海龟、Donald Trump之类的财富标竿、Steven Dunning之类的学术大家有资格作为别人的参考答案和生命标竿。既然没有答案,整个评价体系就成为一个唯心的东西,说得通俗易懂,就是对得起自己就足够了。

    在书里,Lewis写了他在IB的生活,有些忙碌、有些疯狂;一点荒谬,一点回报;很多勾心斗角,很多尔虞我诈。从所罗门这个80年代在Wall Street威震江湖里的“那个人”变成“每个人”,再到London的“大根子”,他用了2年不到的时间。但是,套用一句话:祭了刀,一把血债——他用正在下跌的AT&T债券吭了一个法国人,“他有家庭,刚买了房子,孩子在上学”。可是这就是Jungle Laws,也是爸爸提到的一句话: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在所罗门在垃圾债券市场上失利,董事会高层斗争水深火热,公司除了股权部都在亏损的时候,没有人能够相信任何人。因为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丛林,轻信的人总会亏得最惨。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现实中的帕累托最优。所以犹太人教育自己的孩子:只能相信自己。

   《货币战争》的开篇写了一句话:虽然没有硝烟,战争已经开始。在人人自危的时候,整个所罗门的41层终于熬成了一锅粥,三个派别不会轻易为了自己的利益妥协,都想在利益分配里多咬一口,最后就是三个和尚挑水吃的结局。

    想起了书一开头说几个交易师玩的游戏“Liar’s Poker”,玩的是胆识、玩的是人心、玩的是心理战。这就和桥牌是一个道理。和世界上大部分的冒险是一个道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合上书,倒是觉得那句“施恩必图报,行善非本愿”读来别有一番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