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6 : 色 经济(七)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很想念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你会假装听不见听了又掉眼泪却按不下停止键多少的夜就这样开着灯到另一个夜           ——题记,张震岳《就这样一首歌》    今天看FT,发现英镑这个坚挺的货币比过去10年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天的最新鲜的牌价:1英镑=2.3美元。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英镑很坚挺,二是美元贬值了。    这让我想到一件事,别人都在每思侬上你哝我哝,唯独我每思侬上基本都是硝烟四起。当然,不是吵架,也不是打架,只是有违“常理”地总会有人和我讨论很严肃的话题。从人类起源到聚类分析,从宇宙大爆炸到可乐和曼陀斯的化学反应,从能源储备到毛毛虫的试验应用。俄滴神啊,我发现了我多面的一面。Cat C同学看到没?狮子女生也是和双子女生一样多面的。    重点是,昨天有人和我在每思侬上讨论美国和伊朗的问题。对话围绕美国为什么要对伊朗动手?为什么要掩盖美元贬值的事实?各国央行抛出外汇储备中的美元的美国债市、股市、楼市和整体经济的影响等多个问题从多个角度展开。会谈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没想到,今天就看到英镑对美元升值的消息。引起我思考的倒不是英美两国和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对这个消息的反应,我好奇的是FT文中对这件事的描述:坚挺的货币。    说某国货币很坚挺大概是从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开始的。索罗斯带着他的私募基金到泰国转了一圈,蝴蝶效应就这样开始了——南美洲的蝴蝶扇了扇翅膀,北美洲来了一场风暴。当时的人民币坚持不贬值,要做负责任的大国。对于一个初一的学生,我完全感受不到本币升值或者贬值对微观经济和宏观经济的影响。只记得1998年寒假去东南亚旅游,买榴莲和椰枣吃的时候,发现泰铢用完了,就问老板给你人民币可以么?老板放光的双眼就像看到了落单企鹅的贼鸥一样闪亮。    回国以后就听到一个说法:人民币很坚挺。从老爸那里知道本币贬值对微观经济的影响,从老妈那里知道本币贬值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从此,我就记住了,不贬值的货币或者硬通货就能用这个形容词“坚挺”。后面还有各种对经济现象的描述,比如经济疲软等等。    名词是一个代号,形容词在我看来也只是一种要么能够做状语要么能够做表语的代号。就像,如果古代人用丑陋表示美丽的东西,那么今天我们就不会说“你真美丽”,而是说“你真丑陋”。这只是远古文字的一种约定俗称罢了。所以我从来没去考察过为什么人要这样说不那样说,因为这些问题就像鸡和蛋谁先出现一样,对我这个无宗教信仰、不能把什么都怪到上帝头上的小脑袋十分纠结。人生需要思考的问题太多,我只能挑点出来想想,比如每天10点半睡觉前固定要想明天穿什么和吃什么。    这种对于形容词和名词搭配懵懂的状况从我到了一个叫论坛的龙潭虎穴改变了。每次到了论坛,就想到一句话:上帝给了我们七情六欲,我们却把它变成了色情和暴力。一次在gmser的论坛上看到一张热帖,好几个星期过去一直被顶在版面的最上面,题目是《性的经济学》。全文文字流畅,观点是我最喜欢的边缘观点,比我现在写的《色 经济》不晓得强多少倍。它里面就提到了一件事,我们总是很回避谈到性,或者更有甚者回避爱这个字,但是却不晓得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用了多少与性相关的字眼。比如四川人常说的雄起,形容硬通货的坚挺,形容经济衰退前期的疲软。    仔细想想,在我熟习的语言体系里,只有中文把性和经济联系了起来。虽然中国在明清前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国家,但是这些经济词汇是在近现代才出现的,而这种别具风味的修辞更是在近10年才抬上桌。更何况,如今虽说还没有开放到对性无所不谈的程度,但是还是有不少学校和家长对性如临大敌。YUSS的生理课教育十分先锋,一直秉承“早恋及其相关问题应该疏导而不是盲目地禁止”,可是对于敏感问题总是很避讳。我很好奇为什么这样一个对性的私密性很看重的国家会如此开放地在经济中使用性相关词汇。    李安在他的三部曲之一《喜宴》里说过这样一句话,也许是因为5000年的压抑太久,才导致令人恐怖的爆发。他当时是像希区柯克一样在自己执导的电影里演了一个龙套。场景是:美国华人的婚礼,好多桌人,好喧闹的捉弄新郎和新娘。一个外国友人说“中国人都是内敛含蓄的,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如此疯狂?”于是,李安演的中国宾客就说了上面的话。    我觉得李安的理解十分在理。人都是多面的。有外人看到的沉静的一面,一定有自己才看得到的喧嚣的一面。我一直很赞同忘了在哪本书里看到的一句话,那些看上去外向的人实际上最寂寞,因为内心的孤独迫使他们必须去外界寻找归属感和拥有感。同理,看上去很冷静有点闷的人其实是闷骚的妖冶小青年。    或许是失去的太多,所以才想拼命得到。很久以来,我一直用这个观点理解某些诸如女鬼的人的所作所为。现在,看来用这句话来理解被压抑的文化也很合适。动不了手,动动嘴也满足。    再延伸,失去的东西让人更要拼命抓住眼前。说到今天和妖妖在每思侬上聊到的一个话题。越痛苦才能越快乐。失去过才了解离别的痛苦。很凑巧,正在听《就让这首歌》在唱: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很想念    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你会假装听不见    听了又掉眼泪却按不下停止键    多少的夜就这样开着灯到另一个夜    唱得还是一个古老的话题:失去才知道珍惜。只是,我们都要长大,“电影终会结束结束难免痛苦”。我们要活在当下。原谅我想到了一串相关的英文,seize the day, count everyday, make every minute count 和一句拉丁文carpe diem. 人生短暂,及时行乐。然后,期待下一个相遇,下一个生命中有人陪伴的片断。    只是,从此以后,有多少人再提到强劲的经济走势和过硬的本币,还会不满脑袋画面的说雄起和坚挺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