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9 : Single Fabulous?

   今年的立春在春节之前,所以据说今年不适合结婚,因为没有立春的年是“寡妇年”,说白了就是“克夫”。虽然我不理解其中的逻辑,但是或多或少选择单身的人越来越多。   新周刊永远总在人们视觉、听觉和感觉的前沿。这次的选题是《中国单身报告》。单身,有被迫单身、自主单身、伪单身……人们永远弄不清谁是谁,谁处在群居动物的第几个阶段,或者说谁处在单身的第几个阶段。只是一个被《Sex And the City》提出的问题又被放在台面上:Single Fabulous?    几乎每个80后都在童话中的蜜桶中成长,尝着白雪公主的毒苹果,伴着小美人鱼的歌声,在睡美人的咒语中沉睡。直到“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可能是唐僧”一语点醒无数小青年,于是Happily ever after变成了Happily never after,英俊的王子也变成了绿色的史莱克。    各式厂商瞄准了自“我世代”开始80后和70后以及部分80后的又一轮营销大战。珠宝首饰说做女人就要BIY(buy it yourself),永远不消停的好莱坞女星们不再计较谁左手无名指的N克拉美钻,取而代之的是Pt的右手钻戒,分分宣布自己是潮流的BIY女人;奢华香车主攻“养男人不如养狗”的富家小姐,造出宝石蓝色只能放下一个M码女生和一只狗狗的百万美车,当美女驾着香车在上海滩飞驰而过时,羡艳目光的主人多是女人而非男人;房地产商迫不及待地推出单身公寓,附属会所每个礼拜定期举办各种单身派对,旨在让这帮“被社会抛弃的人”更享受生活。    Single Fabulous?从物质的角度看,single当然fabulous。经济独立、经济自主的80后不在乎明天还有没有饭吃,白天白领,晚上夜店的生活让每个人争做月光小公主、月负小王子。这样的生活fabulous么?Well, it depends. 80后有先锋的,也有闷骚的。生活多姿多彩,只是姿彩落在不同的侧面而已。    有人说,人与这个地球上大多数动物一样是群居动物。说到动物,又想到那个永恒的“人性和兽性百分比”的经典问题。1:3是个讽刺的数字,狠狠地刺激着某些觉得“9:1”黄金比例的人的眼球和神经。但是群居性难道不又是人属于动物,而非脱离于动物的例证?    生活中总是埋伏着惊喜,就像群居动物偶尔也会想远离同类、逃离世界。所以无论类神还是类怪物的先锋人士创作出无数单身童话,成长在蜜罐中的一代再次沦陷。Single Fabulous? Single Fabulous! 无数小青年喊出的口号,就像Cora和相处两个月的男友分手的语气一样坚定。    疯子同学说过:疯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不疯,更是为了掩饰不疯的目的。演绎一下,就是单身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不单身,更是为了掩饰不单身的目的。我这是在说什么。    一次腐败聚会上有人说:单身就是为了下一次恋爱能更全心投入,更轰轰烈烈。H.I.M那著名的space上也说:如果大学能够重来,得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死了都要爱那种。最后一定要以悲剧收场。每每谈起,就泪流满面。重回80的聚会上人们感慨着:80年代还是个连什么是爱都搞不懂的毛头和楞头。现在已经是个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的感情骗子。    其实,single如同funny, extraordinary一样成为人们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这就如同单身给出了你无数的选择:被迫单身、主动单身、伪单身,更有更多的可能性等你去发掘。单身只是一个人的心理状态。人有群居的一面,对应的就有渴望独处的需要。当人感觉不被理解,不被重视,自然会选择飞速地逃离,或许是到乡下小住,或许是当个背包客走遍千山万水,或许是买张机票演绎那个Rolex经典的“早上8:30在东京,晚上11:59在巴黎”广告。逃离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投入,单身同理。只是单身生活的丰富程度与个人选择有关,与对错无关。    我又意识流了,废话一堆。最后摘抄一段让我读完笑了半天的话献给大家:    他们之中,没多少人真正闲着,很可能1000万单身者中,500万人有固定恋人或在同居,300万人有非固定恋情或性伴侣,100万人有N次艳遇或一夜情,90万人在等待对方接受自己,9万人活在爱情回忆中不愿自拔,9000人回到了旧爱身边或复婚,900人间或参加性爱派对,90人成了强奸犯,9人裸奔成功——只剩下你,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笑完了不知道你是否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