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2 : 大刀向电信头上砍去

   诚如上个PO所言,在闵行校区的生活用一句话总结就是FIGHTING无处不在.   刚刚学弟告诉我, 他们那个飞速的端口又回复到所谓的正常状态了,也就是60KB.   我真是郁闷啊,我都想好要下啥了哈.   于是我告诉H.I.M, 大刀向电信头上砍去.   更准确点说,是把大刀向垄断行业头上砍去      想想真惨,我每个月要受到移动、电信、电力、学校后勤集团、教育超市集团的N重剥削.移动先每个月以各种不知名的理由盘剥掉我100大元;然后电信在平均每个月盘剥我60大元,而且我不能看网络电视,BT和EMULE速度慢的蜗牛也会叹为观止,邮件受不到也打不开;接着电力还要每个月盘剥我150大元,我的天啊,再算上后勤集团的难吃的饭菜、教育超市又贵又少的可怜的品种,我的生活真是已经来到了食物链的底层。    想起以前爸爸和KEN聊天时的玩笑话,我捧一个掌上明珠捧了十几年,你现在给我拿走是想怎样。当然这有点跑题了。    但总体来讲,在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独生子女,所有同胞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做掌上明珠做了十几年。结果突然来到了这个叫象牙塔的地方,全部统统无一例外的成为了社会食物链的最底层。    虽然报纸上一直在说,大学生要放下身段,从基层做起。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当这个原则运用到垄断行业对学生的宰割时,恐怕我们降低的不只是身段,还有我们高贵的精神、灵魂和信仰。